清晨他还在体内动了动h|皇后张腿迎合太医的侵犯

发布时间:2021-10-13 11:13:58
  唐婉君今年二十歲,皮膚白~皙,是村里有名的一枝huā,附近村莊的許多男青年都對她垂涎欲滴,要知道,誰能將這樣的極品女人壓在身下,那絕對是很舒服的。
  
  天氣炙熱,她提著一個小籃子,里面是一些衣物,她出了村子便朝北頭走去,那里有一條小河,河水湛藍清涼。
  
  她打算去那里洗個澡,涼快涼快。
  
  一身水藍sè的寬松衣服根本就掩飾不住她那傲人的好身材,胸~脯渾~圓~翹挺,那處豐~腴圓~潤,再加上兩條筆直白~皙的大~tuǐ,每走一步都散發出誘人的風情!
  
  大概十幾分鐘之后,唐婉君來到了河邊一處茂~密的竹林里,竹林的前方有一塊碩~大的石頭,石頭的后邊便是汩~汩的liú水聲。
  
  liú水聲處便是那條小河了!
  
  唐婉君把小籃子放在大石頭下邊,十分jǐng覺的朝四下看了看,發現沒人,然后便一件件的褪~下~身上的衣服……
  
  很快的,一具充滿活力的女~體便bào~露在空氣之中!
  
  唐婉君的身材真的很好,該凸的地方凸,該凹的地方凹,特別是她胸前的一對飽滿,每走一步都顫顫巍巍的,閃爍著迷人的光澤!
  
  一陣清風吹來,竹林嘩啦作響,唐婉君捧起冰涼的溪水澆在自己的身上,酷熱的暑意在一瞬間消散無形,整個人身上都清清涼涼的。
  
  她不由自主的便感嘆一聲,實在是太舒服了!
  
  河水清涼,唐婉君玩心大起,只見她輕輕一躍,整個人便像一條魚兒一樣扎進水中,清涼的河水撫~mō~著她身~體上的每一寸肌膚,身材火~辣的少~女就仿佛是蓮huā一樣在水中徹底盛開……
  
  唐婉君自顧自的玩著,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河對岸的一雙眼睛,那是一雙非常tān婪的眼睛,夾雜著赤~倮倮的野心。
  
  呼……呼……
  
  河對岸的cǎo叢之中,張德彪的呼xī越來越急促,一雙眼珠子sǐsǐ的盯著河水中的唐婉君,那豐~腴的身~體就仿佛是dúyào一樣牽動著他全身的每一根神~經。
  
  張德彪今年三十二歲,平時游手好閑,根本連女人的手都沒有碰過,如今看到了唐婉君豐~滿誘人的身~體,早就難以自~制了,雙手不自覺的在身前劃拉著,自然而然的就攥~住了一塊石頭。
  
  他的手越攥越緊,就像在蹂~躪著眼前的唐婉君!
  
  “mā~的,老~子受~不~了~了,唐婉君這妞可真是極品啊……”
  
  張德彪自顧自的喃喃自語,腦海里浮現出唐婉君被他壓在身下時的畫面,整個人都處在bào發的邊緣。
  

 清晨他还在体内动了动h|皇后张腿迎合太医的侵犯

  小石頭村這個地方是名副其實的窮鄉僻壤,貧困縣里面的貧困鄉,貧困鄉里面的貧困村!
  
  村~民們一年到頭也沒幾個收入,不過這里的女人卻個頂個的水靈,尤其是溪水里唐宛君,就跟天仙似的!
  
  唐婉君的父qīn叫唐木頭,老實巴交的農~民,村里面出了名的軟柿子。
  
  不過這老頭兒娶了一個特別水靈的媳婦兒,生了三個漂漂亮亮的閨女,河水里洗澡的唐婉君就是其中之一了!
  
  張德彪sǐsǐ地盯著唐婉君那火~辣的身~體,腦海中自然而然的就浮想聯翩。
  
  他想,唐婉君是如此漂亮,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唐木頭許給有錢人家,到時候那人愿意怎么玩兒就怎么玩兒。
  
  憑什么有錢人就能玩這么漂亮的女人呢?這真他~mā~的不公平!
  
  張德彪越想越覺得氣憤,偏偏眼前的唐婉君離他又如此之近,簡直就是唾手可得,所以他的心中就仿佛是有幾千只螞蟻在抓撓一樣。
  
  “眼前的唐婉君可真水靈啊,我要是……”
  
  這個想fǎ一出現便再也揮之不去,張德彪一下子就sè膽包天了。
  
  “不行,不行啊……”
  
  張德彪開始猶豫,他突然間聯想到了事情的可怕后果,萬一要是讓村里人知道了,那大家還不把自己給打sǐ啊!
  
  張德彪還聽說,村長家的公子對唐婉君很有興趣呢,自己要是把她給要了就等于得zuì了村長,以后肯定不會有好曰子過了!
  
  就在張德彪打退堂鼓的時候,河水里的唐婉君突然間站了起來,胸前那雪白的豐~滿顫顫巍巍,修~長筆直的雙~tuǐ緊緊的并在一起,一顰一笑間都帶著巨大的魅力。
  
  張德彪當時就灑眼了,心中的欲~火一下子就沖上了頂梁門。
  
  “mā~的,老~子不管了,老~子今天非得nòng了你不可!”
  
  張德彪一下子就不管不顧了,此時的他再也控~制不住自己,大腦中只剩下了最原始的欲~望。
  
  嗖嗖……
  
  張德彪三步兩步沖到河邊,看著唐婉君的方向,毫不猶豫就撲了上去。
  
  此時的唐婉君正在清涼的河水里歡快地洗澡呢,聽到聲音便回頭看去,緊跟著便發現五大三cū的張德彪朝自己沖過來。
  
  “啊……”
  
  唐婉君當時就嚇了一跳,因為恐懼而失聲尖~叫。
  
  她剛想喊救命,但張德彪去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  
  “小丫頭,你乖乖的聽話,只要讓哥~哥我舒服了,哥~哥是不會傷害你的!”
  
  張德彪一邊說話一邊拖自己的褲子,此時的他早已經失去了理智,雙眼中就只有唐婉君那迷人的身~體。
  
  “嗚嗚嗚……嗚嗚嗚……”
  
  唐婉君當然是不肯就范的,拼命在張德彪手上咬了一口,然后便放聲慘叫。
  
  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”
  
  很遺憾,唐婉君所處的地方距離村子實在是太遠了,大家根本就聽不到!
  
  “sǐ丫頭,竟然敢咬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,等下我要nòng得你在我身下qiú饒!”
  
  張德彪可不是什么憐香惜玉之人,抓~住唐婉君的頭便按進了水里!
  
  嗚嗚嗚……嗚嗚嗚……
  
  幾口冰涼的溪水下肚,唐婉君的心里涌~出一股絕望,由于缺氧的緣故,她的大腦也開始變得昏昏沉沉的。
  
  “哈哈哈,小~美~人,你就好好享受吧,哥~哥我會好好疼你的……”
  
  張德彪越想越覺得激動,眼前的少~女就在自己的懷里,她那柔~弱的jiāo~軀根本就反~抗不了自己的意志,簡直是任自己施為啊!
  
  他將唐婉君從水里面拖了出來,就準備在唐婉君的身上上~下~其~手,唐婉君那胸前的一對顫顫巍巍的,那大~tuǐ雪白,他還真有點不知道從哪里下手了。
  
  但是,恰在此時,他身后傳竟然傳來一個十分嘲nòng的聲音!
  
  “張德彪,你他~mā挺有本事啊,竟然在這欺負女人?”
  
  “啊?”
  
  張德彪一時間王~魂大冒,額頭上的冷汗當時就下來了,那準備行~兇之物,當時就軟~了下來!
  
  唐婉君趁著這個機會掙拖魔掌,雙手護胸,逃到遠處的溪水中了。
  
  張德彪見鬼一樣的回過頭,只見一個年輕帥氣的男子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!
  
  男子的名字叫趙宏宇,他是這小石頭村土生土長的人,十年~前因為意外離開村子,今天才剛剛回來!
  
  但卻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這樣的一幕。
  
  趙宏宇一時間相當的無語,眼前這個丑陋的漢子他是認識的,只因為他十年~前就是出了名的好吃懶做,周圍的十里八鄉就沒有不知道懶漢張德彪的!
  
  那個正在哭泣的小丫頭他分明是認識的,如果沒記錯的話,她應該是老唐家的二閨女唐婉君!
  
  十年過去,當初跟在自己屁~股后面的小女孩都出落的亭亭玉立了,此時,唐婉君身上什么都沒穿,全身雪白,雖然她躲在水里,兩只手擋住了幾處關鍵的地方,但是胸前那一對,幾乎遮掩不住,那大長~tuǐ,也非常xī引人。
  
  “臭小子,你他~mā是誰?敢壞大~yé的好事?”
  
  張德彪強~迫自己裝出一個兇狠的表情,面目猙獰的質問著,
  
  “趕緊提上褲子滾彈,別在這丟人現眼。”
  
  趙宏宇看著張德彪道,說話的時候shā氣畢露,犀利的眼神就仿佛是兩把dāo子一樣,這十年,他在外面什么人沒見過,這張德彪,他自然不放在眼里。
  
  張德彪當時就蔫兒了,心里面相當的憋屈,他也想上去和眼前的男人扭打一番,但他實在提不起勇氣,于是就灰溜溜的跑掉了!
  
  目送張德彪離開,趙宏宇扭頭對水里的唐婉君說道:“小丫頭,快別哭啦,趕緊把衣服穿上吧。”
  
  “哦……好……好的,可是你能不能把頭轉過去啊……”
  
  唐婉君渾身不著寸縷,剛剛又受了驚嚇,所以說話都有些斷斷續續的。
  
  “好啦好啦,轉過去就轉過去。”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版权声明

若内容涉嫌侵权,请告知我们删除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